蓝浅——今天也是个非酋

这里蓝浅,叫我蓝浅或者浅浅就好啦

杂食动物,啥都次,但是ky者一律乱棍打死

QQ:3237414611

小狐狸我cpヾ(✿゚▽゚)ノ,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是受(超小声)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骂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只有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可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一点浮萍去何方?浅浅来,悠悠浪飘飘梦结,沉沉自彷徨。 看它丝根清流上,冷冷游,默默淌。 鸾镜青鸟红酒旁,奄奄飞,渐渐忘素素纤指,不知怎思量。 莫问落花将何方,落也伤,留也凉。

风回一镜揉蓝浅,雨过千峰泼黛浓

我TM

现在竟然想写一篇狐浅的文 @小狐狸要吸奶澄

甚至梗都想好了……

这算什么???

蓝浅在线发疯搞自己???

【失去理智】

【曦澄中秋活动】抑郁症

*ooc有

*私设巨多

*我知道我写得渣求轻喷

*是he!一定he!结尾有糖的!





————————————————————

1.
  亦大亦小的事冲击这他的脑海,默默地击破着他最后一道防线。


  午夜时分,江晚吟坐在虞紫鸢以前常去的,那立在莲花湖中央的亭子里,一口一口的给自己灌着烈酒,回想过往。被爱恨情仇煎熬的虞紫鸢和江枫眠双双殉命,穷奇道截杀金子轩死亡,不夜天成走尸失控江厌离丧命,无辜的金陵和金丹一事……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魏无羡早已死过一次,为什么呢?这算什么呢?


  所以?怪来怪去到最后受的最多伤的最深的还是他自己。


  所以?他明明……他什么……什么也没干啊。


  牵连越多遍伤的体无完肤。过往的尘事一遍遍的翻过,又在记忆里默默地看着,从头看到尾,然后在尾页又返回到起点。在这一刻无比悲伤。


  皎月挂在这如墨般的夜空上偶时有几只红蜻蜓飞去,反复几次,遍引来了一群,有似点妖艳之态。入秋,湖中莲花已全枯败,放眼望去,却还剩几株还碧绿的莲柄。树影萧条,油然而升的悲寂,配上此时的心境,也是嘲讽的应景。


  杯中液体下肚,也不知喝的是烈酒还是心酸。


  “真是爱逞英雄,最后还是要我一个人收拾这个破烂摊子啊……”


  对月。嘲讽的笑着。


  又是一杯酒,江晚吟醉了。


  江晚吟此人一生共醉过两次,一次是少年时代,正值青春年华;一次是现在,繁华落尽,只剩空城;一次是最幸福的时候;一次是最悲哀的时候。真是可笑。


  时间已晚,江晚吟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去了。
  躺到床上。他醉了和没醉没什么两样,只是情绪表达的非常清晰。所以他哭了,只是默默地流着泪,然后哭累了,就睡着了。


  无声。


  在观音庙之后,一夜之间,江晚吟江宗主患上了抑郁症。


  因为他累了,内心藏的再深又如何,他也是人,会疲倦的……

  
  
2.  
  我是江家的主事,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们的宗主最近好像……变了。


  宗主他不喜欢雨,但是现在每当下雨的时候我却都会看见宗主一个人站在雨里淋雨,我用伞给宗主遮住了雨。


  “宗主……回去吧”,


  宗主没有动,依旧保持着淋雨的那个动作,当我准备第二次开口的时候,宗主才转过身去。


  “嗯,走吧。”宗主说,这声音很缓,又轻又柔,却哪里都散发着一股压抑的感觉。


  宗主的情绪一直藏的很深,基本……不,至少在现没有个人能看出宗主的情绪,可是……我本来想要问一下宗主怎么了,思索在三之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宗主原来没事的时候经常会在莲花坞乱逛,避免不了遇上几个门生,门生敬礼,宗主会“嗯”一声,又时会问几句,然后走开。


  现在的宗主,除了有事,很少去莲花坞了,而且好像很不想让其他人或者门生认出来。


  原来宗主就不太喜欢去清谈会那种或者人多的场合,却没有一刻表达的想现在一样如此厌恶和无助。


  而且,除了新建莲花坞的那一段时间,宗主的脸上才会有一丝疲惫和说不清的苦涩,这种情绪,却在现在再次流露了出来……


  怎么了,宗主……


  到最后,到死,主事也没有问那时的宗主怎么了,宗主的自尊心十分强大,这样的宗主,是不会希望别人说出他的不足和软弱的,而且……


  他相信宗主。

  
  
  
  
3.  
  他不能死,莲花坞还需要他,金陵还小,他甚至不能自残,这样会影响自身的灵力,啊……忘了……这灵力是魏无羡的啊。


  什么都不能干,什么也不能说,每日提着个沉重的面具活下去……


  好累,真的……太累了啊……



  
  
4.  
  每个人都会有幸运,有希望,只要坚持一下就好了。额……这个说法好像不适合,不过嘛……


  
  
5.  
  “你怎么了”


  “没什么”


  “你需要休息一下”


  “我很好没关系”


  “你累吗?”


  “不”


  “……晚吟”


  “……蓝涣”


  “我爱你”


  “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我爱你,那你就可以多依赖我一下啊”


  “……”


  “……蓝涣”


  “嗯,我在”


  “我……爱你”


  “我知道”(笑)






6.
      江晚吟的抑郁症好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好的。








————————————————————

日常烂尾,折叠式下跪。

中秋快乐啊啊啊!!!

01.笔名(如果可以,请简述它的来历)
  出自元朝耶律楚材所作的【过济源登裴公亭】,其中有一句“风回一镜揉蓝浅,雨过千峰泼黛浓。”——蓝浅
  
02.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唔……大概是2017年十月份左右,当时写的信白连载,所以就继续写了下去,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啊(这时候我还没有下载lof)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怎么样的呢?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沙雕风,可能是我整个人比较中二吧,其他人……唔……我没问过啊QAQ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落差大吗?请具体说
  特别大(我觉得),原来就是偏散文,然后一篇里面话也不多,现在就是“啊,聊天题真好,自述体真好,沙雕脑洞大甜文真好_(:з」∠)_ ”(主要是这种好写而且字数也多脑洞还贼大)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还是故事的走向)是什么样子?
  前提在两人都没有什么对不起对方的情况下,无论身份,甜到齁的那种。两人如果有一方有点渣,不要客气往死了虐。校园风挺好哒。
  
06.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会感觉键盘/笔杆要爆炸了)
  我其实挺擅长写虐和be的,但是我还是写了甜文,没有为什么,如果实在要有一个答案那你可以理解为我爱你(_(:з」∠)_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0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连载!绝对连载!写到头秃!(第二是肉文)
  
0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一个小时到一年不等(奶奶快来!你关注的作者终于更新啦!)
  
0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想梗大概1分钟到半小时不等,写就……就不一定了(别打我)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写甜文的时候听那种贼虐的歌,越听越难受,然后就不写了(写肉的时候听虐歌,越写越欢)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
  打字派啊,就手机键盘,上学的时候没有手机就拿纸写,不过基本都是梗还是只写了个脑洞的和只开了个头的(写在纸上的梗千千万,然后我一个坑也没填_(:з」∠)_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有吧,落差的话……嗯……草稿和正式稿可以说是丝毫不擦边(打草稿和不打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没用)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现代吧,因为我接不了原著的文,感觉一写跟原著擦边的就开始亡命ooc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无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all叶圈的大佬悠悠董啊,没有影响,但是对我写文有点帮助,但是是看了她的文才开始在lof上写文的<( ̄︶ ̄)/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有过,但是好遥远(*꒦ິ⌓꒦ີ)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者回忆呢?
  原来在lof开过一篇曦澄的连载文,然后一个催更的!她是天使!!!我受关注了!!!活着有意义了!!!(然后后来我把连载删了,真 · 写不下去)
  还有就是原来我写过一篇曦澄文,很沙雕,但!是!评论里全是大佬!妈呀当时差点吓哭我(抱住胖胖的自己)
  
17.那么,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忘羡很好,曦澄超棒。(叶修是神)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的最喜欢的文章是?请截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截录不了了<(。_。)>,文发了两分钟不到微博就疯了,没备份(用平静掩饰自己的恐慌)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还阔以吧,希望以后文风会越来越好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北河南堰我的列表里好像只有她木有写过了
<(。_。)>

企图用渣到不行(还没画完)的手绘混更新
私心打了曦澄tag_(:з」∠)_
画渣求轻喷QAQ
p2给你们洗洗眼睛,毕竟p1太雷了T﹏T

【曦澄中秋贺文】关于澄澄变为澄喵~

*ooc有(๑•̀ㅁ•́ฅ)





*私设有๛ก(ー̀ωー́ก)





*可爱风小甜饼在此献上(*๓´╰╯`๓)♡文笔渣别嫌弃啊_(:з」∠)_






————————————————————

  江晚吟喜欢狗,这是众所周知的一件事。



  蓝曦臣怕猫,这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所以当江晚吟变成猫的时候,蓝曦臣的内心是崩溃的



  [手动再见]  [微笑]



  要说蓝曦臣为什么怕猫啊……那可能就是小时候蓝曦臣第一次跟长辈们出去夜猎的时候路痴走丢了,然后就碰上了一群猫。




  都知道的,猫眼睛在晚上会亮。所以请大家想象一下那个场面。除了月光照耀到的地方,其他地方一片漆黑,然后很多双眼睛就瞪着你,你根本看不见他们是什么东西。然后被那群眼睛包围着。



  搁谁谁不怕?更何况那时候的蓝曦臣还小。



  之后知道那东西是猫。从此便种下了深深的心里阴影。简直童年阴影系列。



  (来来,我们抱住蓝大安慰揉揉揉揉,争取搓变形!)



  (江晚吟:不行)



  今天早晨江晚吟发现自己突然变成猫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肉爪,软糯的喵了一声,拍了拍自己身边了蓝曦臣。



  然后蓝曦臣醒了。




  然后蓝曦臣把化猫的江晚吟踹下了床。



  要不是有家规上写着不能喧闹,蓝曦臣可能就直接尖叫出来了。



  现在的局面,形式非常的焦灼。蓝曦臣站的笔直,微笑也完美无比————如果能忽略那已经吓到苍白的脸和发抖的手的话。




  在他前面的是变成猫的江晚吟,脸很黑很黑。





  “晚……晚吟啊”蓝曦臣道,然后缓慢的伸出脚,向前挪了几步。




  江晚吟象征性的“喵~”了一声,蓝曦臣吓的又缩回了原位。




  蓝大:虽然这样的晚吟超可爱但是我害怕啊啊啊




  江晚吟扶额,纵身一跃跳到了蓝曦臣的脚边,两只小肉爪轻轻的蹭着柔滑的布料。




  然后蓝曦臣就不出所料的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澄喵:我怎么会有这么怂的道侣 




  蓝大:晚吟QAQ




  在经过漫长的思想斗争后,蓝曦臣一脸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神色,然后再心里默念了三遍“这是我媳妇,不怕不怕”,毅然决然的把化作猫的江澄抱了起来。




  蓝曦臣吧澄喵抱在怀里,走到床沿,坐下,轻轻的合上眼,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下,脑海里却已经被“啊啊啊啊啊”刷屏了。




  澄喵被抱的长时间一个姿势有些别扭,于是就动了动,然后蓝曦臣迅速的一个撒手,澄喵又掉到了地上……




  蓝大:啊啊啊媳妇我错了




  蓝曦臣伸手,想要把澄喵抱起来,江晚吟一肉爪子拍上去,蓝曦臣迅速收回了手,不动了。




  蓝大:不行啊啊啊啊还是害怕啊啊啊


  澄喵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蓝曦臣的那张好看的脸,看见那害怕却又一脸委屈的脸,仔细看的话眼角方法还带着泪花。




  心软了啊……




  澄喵轻松的跃上了蓝曦臣的膝盖,用他肉乎乎的小爪子拉了拉蓝曦臣的胸前的衣服,示意他弯腰。




  蓝曦臣弯腰。




  江晚吟轻轻的落上一个毛茸茸的吻。




  番外:

  澄喵吻完了之后就趴在蓝曦臣的腿上合上了眼。


  澄澄:我刚刚为什么要吻蓝曦臣啊啊啊变回去之后没脸见人了////////

  蓝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刚才晚吟是吻我了吧???啊啊啊QAQ可以含笑九泉了啊啊啊






  番外外:

  都知道吧,就是因为澄澄化喵了嘛,但是喵是不穿衣服的,于是澄澄变回来的时候是裸着的,啊!这肉体的味道竟是该死的甜美!于是澄澄和蓝大干了个爽。


——————————————————————

来啊,一起吸猫啊!

一起吸澄喵ฅ^•ﻌ•^ฅ
(蓝大 : 不行)

【讲个事情 : 我做梦来着

梦里就是我开了许多坑

一堆人催更

然后我就醒了

然后我就发现那个催更的声音是楼下小破孩玩玩具喇叭的声音

MMP

可以浇鸡蛋清裹面包糠了】

唔啦啦

这个帖子本来是挂人的,但是最后事情解决了。
我吧帖子留了下来了,主要是……评论里有齐天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太太她还点红心蓝手了啊,我真的不想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齐天太太啊啊啊QAQ

QAQ超感动
松香我爱你(*๓´╰╯`๓)♡ @松香雅韵

我是陈情,我已经报警了!

*就简单的自述





*私设有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沙雕脑洞欢脱向








————————————————————

  嗯,这里陈情,事先声明一下我并没有我主子那么浪,我很冷酷很正经的呢。



  我出自于乱葬岗哈,每天就是待着一个烂盒子里睡觉,直到有一天我重见了光明,而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我的主人魏无羡了。



  其实在我出来的那一刻,我还是有点小激动的,毕竟都睡了那么多年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呢。



  在我的主子利用我干过几件大事后。



  我就绝望了。



  那个叫温苑的破小孩是谁?



  老子是鬼笛!!!不是吃的!!!



  我突然有点讨厌出来的日子了(*꒦ິ⌓꒦ີ)



  悄咪咪bb一句,我主子的腰是真的好哎嘿嘿嘿。



  后来嘛,就是乱葬岗围剿了,主人死了(-ι_- )



  我和主人呆了不到几年就分开了,所以自然没有什么感情喽,我可是鬼笛,鬼笛可是没有感情的!!!



  嘛,不过比较让我感兴趣的是云梦一个叫江晚吟江澄的宗主。



  虽然这人从小就损我主子,最后主子也是被他杀的,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他!




  他真的超级好!傲娇冷酷,内心却一片柔软!这才是我鬼笛陈情想要的!



  然后突然有一天,我隐隐jio的有些不舒服,江澄还是那个江澄,没有有点问题,但我总是jio的不太对劲,说不上来,但是就是不对劲。



  后来才发现他身上好像沾上了和主子一样的情感。



  我很懵,因为主子的情感一片断袖之风。



  所以因此推断……



  江澄他断袖了……



  断袖了……



  袖了……



  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我最喜欢最崇拜的人竟然断袖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妈妈我不活了啊啊啊啊QAQ



  想死。



  然后在我发现江澄他断袖之后我又经历了一次洗劫。



  不。



  是滔天浩劫啊QAQ。



  我QAQ啊啊啊亲眼见证了一次亲吻啊QAQ



  蓝曦臣x江澄



  先不说我是直的,我还单着呢啊啊啊啊啊啊啊!



  问一下天台人满了吗,没满给我留个空,我跳楼。



  这几年过得我真是水深火热,世界无爱了啊QAQ



  后来嘛……



  就是我的主子回来了,用的一个叫莫玄羽的人的身体。



  我贼激动!兴冲冲的以为是主子夺舍重归于世了!真的我当时就是老泪纵横啊,主子你终于干了件坏事了啊!夺舍!我喜欢!



  然后?然后我就骂街了……



  江晚吟啊江澄啊澄澄啊QAQ,我一届鬼笛求求你把他抽死吧QAQ,修了鬼道为什么不干坏事!!!一届夷陵老祖竟然还要靠献舍!真是丢了我的陈情的脸!!!QAQ



  我真的是qphfidnwhfidjeapfjurwjbdif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



  我发誓那一天我的鬼气绝对是最旺盛的!



  主子我真的是要给你跪了呀QAQ!!!



  嘛,算了算了,不气不气QAQ,擦干眼泪我还是一支好鬼笛!!!



  后来嘛,就是一堆破事。什么主子的身份暴露啊,各大家族在乱葬岗被凶尸围啊,那些年金丹的二三事啊。




  慢慢的就到了观音庙哪里,回到了我主子的手里。



  说不开心不激动那都是假的,毕竟也是我的主子嘛(*๓´╰╯`๓)……



  去你的主子,我不要这个主子!!!谁来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我还是直的啊啊啊啊啊你们不要这么给啊啊啊QAQ离我远点啊啊啊QAQ



  算了算了,平静一下。




  这个主子我不要了,低价转让了,有人要吗?



  (蓝忘机:我要。)



  我是鬼笛。



  鬼笛鬼笛,顾名思义就是怨灵嘛鬼嘛之类的。




  都知道吧,鬼,除了依靠外界因素,否则不会死,鬼不会老,也是没有情感的。虽然我见证了一切,但是我并不可能像别人一样去难过,伤心。



        因为我生来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物品。



  但是。



  在观音庙内,好像沉浸了几千年的东西在那一瞬间就爆发了。



  奇怪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是却又不想让它离去。



  啧,真是麻烦。



  不就是有了情感吗,小爷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



  于是我不负众望心疼的哭了。




  (哎,真香)



  观音庙事件过去了,我也回到了我主子的身边,每天被虐上个几十遍根本不成问题的呢!你们考虑过我这个单身笛的感受吗!!!我还不给!!!




  QAQ




  嘛,不过现在也挺好。



  大家都有了最好的答案了,不是吗?




  呐呐,还有,别忘了啊!



  我是鬼笛!鬼笛陈情!我可是很冷酷很正经的呢!
  








  后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滚你大爷的魏无羡你把手给我拿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老子不要做情趣用品啊啊啊啊啊啊啊QAQ去TM的美好结局!!!!!




————————————————————

日常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什么鬼东西QAQ


【曦澄七夕征文活动】记关于女修院一点事

*ooc有
 

*私设有

*爆肝系列

*为了赶上今天的活动通宵肝了一晚上,至现在没睡。QAQ

*都这样了你们确定我心疼一下我吗QAQ





————————————————————

  秋季,它既不像冬季那么严寒,也不像夏季那么酷热,更没有春季那多变的天气。

  一个神清气爽的季节,一个心旷神怡的季节,一个没有天气顾虑的季节,所以,秋季是一个——正适合腰疼的季节。

  魏无羡:蓝湛我腰疼QAQ

  江晚吟:呵呵蓝曦臣你**

  原因除了腰疼这一个后遗症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实在是太丢面了!

  一个夷陵老祖,一个三毒圣手,无论哪一个名号报出来都能吓的人退避三舍,然而其实两人每天早晨都是扶着墙才能起来。而且每天晚上还有几个人轮番听墙角,听完这个听那个,轮番不带腻的,比集合训练还特喵的整齐。

  你们合着搁着来姑苏就是为了听墙角的吗?

  而且最近还加入了个金凌。

  你们这是听墙角团体吗?还带新人入团的?!

  江晚吟:我看金凌你的腿确实是不想要了。

  蓝思追:主母息……江宗主息怒。(•́ω•̀ ٥)

  于是在双杰两人拒绝天天行动又双叒叕失败之后,双杰两人终于忍不住溜了。

  但是溜到哪里呢・_・?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乱葬岗?莲花坞?清河?兰陵?……后来双杰又想了好几个地方,但还是感觉好像无论去哪里他们都能被很快找到欸。

  魏无羡:哎,江澄,我有个地方他们jio对想不到。

  江晚吟:哈?什么地方?

  改天,双杰二人趁着双壁不在的时候,就来到了云深不知处——女修院。

  江晚吟:这就是你说的地方?

  魏无羡:嗯呐,有什么问题吗(o'ω'o)?

  江晚吟:魏无羡我打断你的狗腿!

  不是江晚吟生气,而是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这万一要是被发现了,那一个月下不来床都是小事。

  而且不确定是不是魏无羡只是想一睹女修院才来的。

  不过到底还是翻墙进去了,毕竟能安稳一会是一会,能不天天一天是一天,完美践行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一条。

  顺利的翻墙进入了女修院之后,两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就躲了起来,期间魏无羡有几次差点就被发现。

  江晚吟:魏狗怂你给我老实点!

  魏无羡:可是师妹我从来都没有来过女修院啊,你就满足我这点好奇心吧QAQ

  江晚吟:都一样的场景,我看你是还没有被天天够……

  两人争斗动静太大,终于把一名女修给招来了。

  女修:……

  江晚吟:……

  魏无羡:姐姐我错了QwQ

  江晚吟:魏婴你又发什么骚……

  女修愣了一会然后脸就红了,云深不知处家规甚严,男女有别这是要牢记的。

  魏无羡看着女修脸红了,瞬间明白这是个任务都没参加过土生土长在云深不知处的新女修,而且这女修长得还十分清秀可人。

  这下魏无羡可浪起来了,问这问那的。那女修也是被问懵了,愣是连喊人都忘了喊。最后还是江澄在魏婴他头顶呼了一掌,吼了句“我们是来躲的,不是让你浪的!”才消停了一会。

  那女修不识的魏无羡,倒是认出江晚吟了,顿时忙不迭的弯腰,道了声:“江宗主。”,这一声过后,那身边黑衣男子的身份也猜的七七八八了。

  江晚吟:我们只是来躲一躲,别告诉别人啊。

  魏无羡:嗯嗯,我知道姐姐你人最好了。

  女修:额……嗯

  这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已经发现了。”。

  “子叶姐QAQ”那女修唤了来人一声,便也没了下文。

  蓝子叶鞠躬,“江宗主,魏公子。”

  双杰一眼就看到了蓝子叶的抹额花纹,以这抹额花纹来看的话,那级别就是女修院顶尖的了,基本上不是管事的就是管事的就是管事的了,反正……

  这人,惹不得。

  “吟梦,你先离开吧。”蓝子叶对身边人说道,“此事我来处理。”然后顺便揉了揉蓝吟梦的头。

  蓝吟梦含含糊糊的“哦”了一声便走开了。

  魏无羡:子叶姑娘。(*๓´╰╯`๓)

  蓝子叶:此次事件已经报备给了姑苏双壁。

  魏无羡:(*꒦ິ⌓꒦ີ)

  江晚吟:完了……

  本着不能坐以待毙的jio心,双杰两人直接攀上了女修院的一颗大树上。

  于是当双壁来的时候已经入夜了,看到月光照在双杰二人身上,两人坐在树上打闹,全然没有意识到双壁二人的到来。

  蓝忘机:魏婴可爱(脑内无限刷屏“可爱”)

  蓝曦臣:啊啊晚吟真是全世界的瑰宝啊。

  最后还是蓝曦臣的一声“晚吟。”打破了僵局。

  空气微妙的有些尴尬。

  尬。

  尬极了。

  双壁那边沉默,双杰那边也沉默,尤其是江澄,脸黑的不要不要的,他可是亲测过蓝曦臣的白切黑的,早晨好言好句的哄着,晚上依旧大力干着他……虽然从没撒过谎,但是这种白切黑的恐怖力量真是太可怕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在僵持了一会之后,魏无羡松口了。

  魏无羡:蓝湛QAQ

  蓝忘机:嗯,我在。

  魏无羡:你能不能缓几天不要在弄我了QAQ腰真的疼的。

  蓝忘机:嗯。

  魏无羡:什么?

  蓝忘机点了点头:嗯,可以。

  魏无羡:别骗我啊,那我下来了。

  蓝忘机:何曾骗过。

  江晚吟在亲眼目睹了一分钟之内魏婴从友军直接叛变离开的场景之后,真当是想大吼一声“妈的死给!”然而最后吼出的还是一句:“蓝曦臣你放弃吧我是不会下来的!”

  “晚吟啊……”树下人低声叹了口气,“你真的是可爱呢。”

  蓝曦臣笑着。笑的无奈,笑的开心,笑的幸福……

  不知是月光照耀的朦胧,还是他自己眼中的渲染,当再去看蓝曦臣的时候,那人的身影却是有些模糊的了。

  江澄突然毫无提醒的从树上坠落。

  “接的住吗?接不住的话……”江晚吟在心里想着,然而还没有想完,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头低一点。”江晚吟喊,蓝曦臣便依言把头低了下来。

  江澄吻了上去,没有多余的动作,两片唇就这么紧贴着。枯燥无味,平淡无奇,却在里面尝到了余生共渡的永恒滋味。

  “啧,真是整个人都输给你了。”



后续:

江晚吟:我当初只是脚麻了,不小心才掉下来的,脚麻了懂吗?!(炸毛)

蓝曦臣:好好,知道啦(一把从背后抱住江澄)

江晚吟:唔……(脸红)



————————————————————

在想蓝子叶和蓝吟梦名字时候我真的很想把蓝河和蓝桥春雪这俩名填上去,幸好没有。(小声逼逼一句,其实还挺合适的。)(=^▽^=)